第540章 鞭痕(1 / 2)

第540章鞭痕

**

梁嘉醉得很厉害,在洗手间里对着安仅山又打又骂,又哭又闹,一个澡洗了一个多小时才洗完。

把人吹干头发放到床上时,时间已经很晚了。

安仅山低头亲了亲她的脸,随后拿了换洗衣服进了浴室,行李袋里掉出来一盒东西,他拿起来看了眼,又偏头看了眼床上的梁嘉,随手把那盒东西丢进了行李袋的夹层。

“梁嘉,我过几天要出差。”

梁嘉迷迷糊糊听见安仅山在说话,她想回应,却只觉得浑身都没什么力气,睁开眼,满目漆黑,什么都看不清。

她做了个很乱的梦,梦里一时她在船上,忽然下一秒又回到家里,她躺在沙发上,安仅山在吻她……场景又换了,她又到了船上,大家都在玩游戏,安仅山拉着她到了甲板上,在海浪面前尽情吻她……他们学泰坦尼克号的封面那样站在甲板上乘风破浪勇往直前,场景又换到了安家,安老爷子问她,“你和安仅山住一起?”

梁嘉紧张地点头,“是。”

随后下一秒,她看见安仅山牵着她的手说,“爷爷,我们在一起了。”

她看见安老爷子因为诧异而睁大的瞳孔,她看见安父安母站了起来,他们在喊着什么,梁嘉什么都听不清,她不停地跑,不停地跑,眼前的通道和之前去找安仅山的那条长廊特别像,似乎没有尽头,任凭她不停跑都跑不出去,她在梦里嘶声喊着,声音沙哑又尖锐。

“梁嘉!”

有人在喊她。

梁嘉睁开眼,眼底有恐惧和不安,她额头全湿,整张脸布满了眼泪。

“梁嘉,醒了?”

是安母。

梁嘉恍惚以为自己还在梦里,她左右看了看,这是安仅山的住处,她从游轮回来了?还是这还是梦里?

她精神恍惚地扫视着家里,发现自己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,手臂连着细细的针管,她抬头看了眼,药水瓶挂的很高,她看不清这是什么药水,整个人有点恍惚地抬起手背想看清楚些。

“别动。”安母扶着她的手,“你很虚弱,这是医生开的药。”

“医生?”梁嘉反问了一声,她的声音沙哑得厉害,一开口,喉咙又干又疼。

安母握住她的手,“对不起啊。”

梁嘉满脸惊诧地看着她,不明白安母在道什么歉,只看得出她眼眶特别红,显然是哭过。

“怎么了?”梁嘉不安地问,她四处去看,没看见安仅山的身影,准备下床去找他,可是身体却酸痛得动不了。

她僵硬地躺在那,好半晌才低头看了眼自己,敞开的衣领间露出大片紫红的痕迹。

她第一反应是安母知道了!

安家知道了!

一双漂亮的眼睛因为惊惧而蓦然撑大。

安母赶紧握住她的手,“梁嘉,别生气,你先听我说,他喝多了……所以对你做了禽兽不如的事,但是,你听我说,他喜欢你,是真的很喜欢你,所以我……我想问问你,你可不可以给他一次机会?”

梁嘉茫然地坐在那,她没听懂安母说的话。

“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打击很大,但是,我求求你,他真的很喜欢你,你不要怪他,我……我把家里的户口簿拿给他了,他要给你改户籍,到时候你们可以恋爱,但是,我知道,这件事对你不公平,梁嘉,看在我的份上,你能不能给他一次机会?”

梁嘉茫然地掉下一滴眼泪,她恍惚地问,“安仅山呢?”

安母险些跪在她床边了,听她这么说,握住她的手,“你别怪他,你要怪就怪我,怪我养了个禽兽不如的儿子,怪我们家欠你的,好不好?可是梁嘉,他是真的喜欢你,他跟我说这辈子非你不娶,梁嘉,就当我们安家欠你的好不好?你不要恨他……不要怪他好不好?”

梁嘉好像听懂了,又好像没听懂。

她忽然想起昨晚安仅山在她耳边说,“梁嘉,我过几天要出差。”

这是他早就计划好了的。

“安仅山呢?”梁嘉又问了一遍。

安母忽然就没了声音。

“他在哪儿?”梁嘉抬头看着她。

安母转过身默默地流泪。

最新小说: 灵月三笙 庚子疫 穿越后我喜当后娘 大明星的绯闻女友 如玉医坊 位面之金榜题名 最狂仙尊奶爸 快穿之反派我来拯救你啦 御兽诸天 全球修武